辽宁隐秘富豪的“光伏梦”:屡败屡战

1998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法律系的孟广宝,开始担任辽宁华君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彼时的他或许未曾料到,其与“华君系”的情愫如此缱绻。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时至今日,孟广宝控制的“华君系”已拥有金融、工业、医疗、地产、能源、贸易六大集群,投资100余家,拥有员工10000余人。

相比那些叱咤风云的资本大鳄,低调的孟广宝被外界称为“辽宁隐秘富豪”。

但是,富豪也有失意之时。

对于觊觎已久的光伏事业,孟广宝屡屡不能得偿所愿,先是被老牌光伏企业海润光伏(600401。

SH)“踢出局”,最近其与(300393。

SZ)的合作又宣告折戟。

这意味着,孟广宝的“光伏梦”再次搁浅。

“华君如果想去任何一家上市公司出资入股,要做到绝对控股,超过67%,否则不去。

”孟广宝曾在入主海润光伏失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然而,2019年元旦假期刚结束,孟广宝再次高调出现在光伏人的视野中,此次孟广宝将目光锁定在了需要资金的林建伟夫妇身上。

林建伟夫妇为控股及实际控制人。

1月4日,林建伟、张育政夫妇与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君实业”)签署协议,华君实业将受让1760万股,占中来总股本的7。

3%。

主营光伏背板业务,成立于光伏行业躁动的2008年,六年之后便登陆深市创业板,其光伏背板及市场占有率一直位于行业的前列。

华君实业方面表示,除以协议方式受让股份外,还将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等方式增持中来股份股票,并计划通过参与认购中来股份拟公开发行的可转换公司或通过大宗交易等方式收购可转换,未来不排除通过债的方式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票,但承诺不谋求中来股份控股权。

另外,华君实业方面拟通过受让中来股份或其指定相关方持有的辽宁省营口市辽宁(营口)沿海土地厂房等方式,共同打造新能源产业基地。

同时,华君实业承诺为中来股份提供不超过25亿元的融资支持。

公开信息显示,华君实业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10亿元,境外公司华君集团(亚洲)有限公司全资持有其股权,后者正是孟广宝所控制的多家公司之一。

然而,仅5个月过后,即6月10日,上述交易宣告终止,中来股份与华君实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之终止协议书》,中来股份实际控制人林建伟、张育政与华君实业签订了《股份转让终止协议》。

对此,中来股份表示,自合作协议签署后,双方就后续合作进行了积极沟通,但未形成实质性正式协议,现根据实际情况,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终止本次《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而对于终止合作的具体原因,中来股份证券部人士表示,不方便透露。

实际上,与中来股份的合作已不是孟广宝首次染指光伏A股上市公司。

2016年1月,他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海润光伏的中。

当时,海润光伏推出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20亿元,引入华君电力作为战略投资者,华君电力以现金和所持有的源源水务80%的股权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比例达到85%。

华君电力正是孟广宝所控制的华君系中的一员。

若上述定增方案得以顺利实施,孟广宝将成为海润光伏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定增方案历时一年,经三次修改,无疾而终。

海润光伏以再融资政策、市场环境等因素发生了诸多变化为由,在2017年3月宣布终止定增。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定增预案“流产”,并没有妨碍孟广宝顺利掌控海润光伏,尚未实际注资的孟广宝2016年4月便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并担任总裁一职。

不仅如此,华君系向海润光伏派驻了4名董事。

直至定增终止后,孟广宝及其关联方才通过在二级市场增持了海润光伏的股份。

在其掌舵后,海润光伏与孟广宝所控制的“华君系”通过融资租赁、债务、贷款担保等形式开展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

但这其中也伴随着大量未披露的。

据悉,在孟广宝入主后,海润光伏发生关联交易金额合计达45。

96亿元,占海润光伏2016年经审计净资产93。

22%。

但是,这并没有改变海润光伏的经营状况,2017年1月,海润光伏公告2016年度预亏约4亿元。

然而当年4月底,海润光伏2016年年报显示,实际达11。

8亿元。

更严重的是,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海润光伏2016年度财务报告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称其财务报告内控制度存在多项重大缺陷,内部控制失效。

2017年7月,海润光伏独立董事徐小平提议罢免孟广宝董事职务。

徐小平认为,孟广宝作为公司董事长,对公司被出具“无法表达意见”等事件负有直接责任。

海润光伏董事会随后审议通过提案,而孟广宝在入驻15个月后,被“弹劾”润光伏。

不过,时隔一年,孟广宝再次迎来了掌控海润光伏的机会。

2018年8月,海润光伏创始人杨怀进曾拟通过的方式,将其持有的海润光伏6。

61%,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华君实业,一旦权益变动后,杨怀进就不再持有海润光伏股份。

截至目前,上述股权转让仍没有完成。

但是,孟广宝所控制的华君系已承担了海润光伏部分债务,共计约3。

71亿元。

而海润光伏则已走到了退市的边缘。

涉足光伏业务接连失利后,孟广宝最近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协鑫集团旗下上市公司(002506。

SZ)身上。

2019年6月13日,协鑫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其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华鑫(营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鑫保理”)完成的股权转让。

转让后,华鑫保理直接持有2。

6亿股,持有比例为5。

12%。

华鑫保理也是孟广宝所控制的“华君系”庞大分支的一支。

事实上,早在2018年12月,协鑫集成就曾公告表示,拟与辽宁华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协鑫集成将持有的协鑫集成(上海)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80%股权转让给华君资管,交易为2。

68亿元。

协鑫集成表示,通过华君集团在开发、健康医疗产业园、金融方面丰富的资源和运作经验,可以分享共同开发实现的经营成果。

此外,2018年10月,辽宁营口沿海曾与协鑫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给予协鑫集团不低于120亿元(或等值)的综合滚动授信支持。

而在辽宁营口沿海的股东名单中,闪现着“华君系”的身影。

协鑫集团的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与“华君系”的合作属于正常资本层面的运作,还没有进行更深层次的合作。

华君国际(00377。

HK)投资者联络人以孟广宝不在香港为由,未对记者的采访作出回复。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资本市场具有开放性,但是对国内的光伏企业来说又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和排他性。

从国内的几家龙头公司就能看得出来,企业老板或是光伏出身或者很早就在做光伏,而且随着光伏行业起起伏伏,大多数企业在踏踏实实地做实业,很少资本炒作,外来者参股持股可以,但除非面临绝境,公司的控制权绝不会轻易交出去。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财经网辽宁隐秘富豪的“光伏梦”:屡败屡战